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良辰美景好时光 > 第二十四枪

第二十四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梁辰懂他们这种演员的艺术追求,但并不在自己的追求范围之内。
  要说何导骗他,倒也只是开玩笑,最多就是甜言蜜语哄了几句而已。不然孙彬郁签合同时能不知道到底拍什么电影演什么角色吗?
  像孙彬郁这种业内口碑极好的演员,兢兢业业,科班出身,专业能力极强,不是接不了有热度的商业作品,只是他更愿意去拍一些大众所难以理解的文艺片。
  恰如上次演的“抑郁症”,就是何导奔着拿奖去拍的,压根不在乎卖不卖座。
  这也是孙彬郁的追求。
  而梁辰反观自己,一出道便被公司定位在通俗歌手,唱得歌在ktv高居点播榜首,大众人气居高不下,但对于音乐来说,的确少见艺术追求。
  两人喝酒的时候,几乎都是在听孙彬郁吐槽可可西里的恶劣环境和何导的不人道,不知不觉间,月色便侵袭了这座城市。
  孙彬郁吐槽够了,打了个酒嗝,说:“博远科技的活动是哪天?”
  梁辰把孙彬郁喝的酒罐子推到桌边,说:“后天。”
  “这事儿完了是什么安排?”孙彬郁问,“新专辑有眉目了吗?”
  梁辰摇头。
  孙彬郁叹气,“这种事儿急不来,不过我看你也不急。接下来什么打算?”
  梁辰揪着发丝,漫不经心地说:“可能会接个综艺吧,公司最近在洽谈。”
  孙彬郁对此不予评价,“那……还玩儿游戏不?”
  梁辰指尖一顿。
  她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不知道吧,忙起来就不玩儿了吧。”
  孙彬郁哦了一声,没接话。
  但这个话头既然挑起来了,梁辰自然而然想到了陆景,她说:“你和陆景怎么认识的啊?”
  梁辰疑惑这个很久了,陆景一大学生,孙彬郁一演员,怎么看都不像有交集的样子。
  “他啊,我邻居啊。”孙彬郁说,“我去年搬新家,跟他奶奶是邻居,他父母常常不在家,他就在他奶奶家住。”
  “哦。”
  梁辰没再接着问,这个话题也就到此为止。
  孙彬郁也不是个墨迹的人,昨天他质问陆景那一出本就带了开玩笑的意思,过了这兴趣也就完了不会多提,他还真没觉得梁辰会和八杆子打不着的陆景有什么,纯粹就当陆景那小子发癫了。
  换做他的其他朋友,遇到梁辰都会激动得高兴几天,何况陆景只是个二十来岁的大学生,把持不住是正常的。
  只要梁辰把持得住就成。
  孙彬郁又开了一罐酒,让梁辰把客厅里立体环绕音响打开。梁辰走到音响旁边找遥控器,放在茶几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孙彬郁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嘿!马山山!就你那室友对吧?”
  梁辰一听,遥控也不找了,立马跑过来拿起手机。
  真的是马山山。
  这还是毕业几年来,马山山第一次主动联系她。
  梁辰走到窗边,接通电话,说:“喂,山山?”
  马山山隔了两秒才回话,“你在家吗?”
  “在,怎么了?”
  “我昨天忘了把耳机还你,我现在给你送过来。”
  梁辰愣了一下,说好。
  报了地址后,她久久站在窗边心里有一股难言的感觉,有些开心,又有些心酸。
  一副耳机,无足轻重,梁辰一年不知道要丢多少副。
  而马山山身边助理打杂的好几个,何须她亲自送耳机过来?
  所以梁辰明白,是马山山想单独见见她了。
  同窗友谊本就格外珍贵,马山山的疏远一直是梁辰心边一根倒刺,虽不是自己导致的,但每每想到就不是滋味。如今马山山主动接近了,梁辰反而有些紧张,她回头看孙彬郁,桌子上一片狼藉,于是问:“你什么时候走啊?”
  孙彬郁突然僵住,鸡翅悬在嘴边,“你居然赶我走?”
  梁辰没理他,蹲下把茶几收拾了一阵,说:“吃完了赶紧走,我一会儿有朋友要来。”
  “男的女的?”
  “女的。”
  “谁啊?”
  “我大学同学。”
  “那一定很漂亮咯?”
  在孙彬郁认知里,学音乐的就没有丑的。
  梁辰瞪他一眼,顺手将他拿在手里的竹签扔了。
  孙彬郁磨磨唧唧的,又开了一罐子酒,“你又不吃烧烤,不能浪费,我把这些吃完就走。”
  眼看着只有几串,他却吃了二十几分钟,而梁辰家的门铃声依然没有响。
  孙彬郁满怀失望的拿起手机,说:“那我走了。”
  梁辰坐在一边,“不送。”
  “明天晚上来我家吃饭呗,叫了几个朋友,一起聚聚,好久不见了。”
  “哪些人啊?”
  “就老丁,萧禾还有小关,我亲自下厨哦。”
  “我还是自带食物吧。”
  孙彬郁冷哼一声,往玄关走去。鞋刚换了一只脚,门铃声就叮叮叮地响起来了。
  他双眼一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开门,一阵幽香扑面而来,顿时心花怒放。
  下一秒,看到来人之后,他眼里闪过一丝失望。
  仅仅是片刻的失望,当他反应过来这人是谁之后,脑子里又乐开了花。
  他满脸激动地说:“人生自古谁无死,哪个拉屎不用纸!”
  对面的女人没反应。
  孙彬郁又说:“天赐你一双翅膀,就应该被红烧!”
  对面的女人还是没反应。
  孙彬郁挠了挠头,声音渐渐没有了底气,“没有不透风的墙……没有不能上吊的梁……”
  对面的女人用一言难尽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说:“干嘛?”
  孙彬郁干笑两声,“啊……没事,我、我抽风。”
  他回头看梁辰,挤眉弄眼,尴尬极了。
  梁辰差点儿没忍住翻白眼。
  孙彬郁爱看喜剧,最近追的喜剧综艺里马山山是挑大梁的,他刚才说的几句话都是马山山最近在综艺里走红的台词,流传度极高。
  可惜孙彬郁这鬼畜的打招呼模式,一般人接受不了,更何况跟他根本不认识的马山山。
  孙彬郁搓脸,假装刚才什么都没发生,“那、那我走了啊橙子。”
  梁辰以眼神表达:“快走快走!”
  孙彬郁哦了一声,灰溜溜地走了。
  梁辰尴尬地看着马山山,说:“他这人就这样,刚刚跟你打招呼呢。”
  马山山对此没有说什么,嗯了一声,将放在衣服包里的手伸出来,摊开掌心,里面是一团耳机。
  “昨天忘了给你,谢谢。”
  比起马山山,梁辰反而有些局促,她拿了耳机,站在玄关处,小心翼翼地说:“进来坐坐?”
  马山山抬了抬眼,纤长的睫毛随着眼睛颤动,算是这张脸上唯一能够表达一丝情绪的地方。她缓缓伸手,解开脖子上裹了一圈儿又一圈儿的围巾。
  梁辰心底一喜,一边往厨房走,一边说:“你要喝点什么?”
  马山山张嘴,小声说:“白开水。”
  但梁辰似乎没听见,过了一会儿,笑盈盈地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巧克力牛奶出来。
  “我记得你以前最喜欢喝巧克力牛奶,我这儿只有盒装的,用微波炉加热了一下。”
  马山山接过,坐到沙发最边上,抿了一口。
  又暖,又甜。
  梁辰坐在她旁边,两人之间隔了两个抱枕的距离。
  她双手掖在膝盖上,盯着茶几,生出些不知所措的感觉。她想了半天该说些什么,到头来只能气自己最笨,硬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话题,只能最俗气地问一句:“嗯……山山,最近忙吗?”
  马山山说:“还行。”
  两个字,又把气氛降温。
  过了几秒,马山山捧着杯子,牙齿磕着杯壁,说:“你去参加校庆了,怎么样?”
  梁辰说:“很不错的,学弟学妹们都特别热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