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良辰美景好时光 > 第二十二枪

第二十二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梁辰从来没经历过这么刺激的一次演出,以至于她到了幕后,整个人都快要虚脱了。
  一朝失足,悔恨终身。
  晚会结束,梁辰少不了又要跟学生以及校领导交流一番,等一切结束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她脱了演出服,换上一条米白色毛衣连身群和一双白色高跟鞋。由于体育馆里开了空调,梁辰没穿外套,除了腿有点冷以外,其他倒是没觉得什么。
  化妆师们在整理东西,肖雨联系司机,于是只剩袁珂珂给她闲聊。
  没聊几句,梁辰就说想上厕所,袁珂珂放下水杯,说:“你今天怎么了?一直上厕所。”
  梁辰瞪她一眼,我怎么了你还不知道吗?
  体育馆的厕所在应急通道尽头,由于晚会已经结束,校方清场,所以厕所里没什么人。好死不死,刚到厕所门口,就碰到陆景也来上厕所。
  幸好男女厕所在两个方向,梁辰假装没看到,一头冲进厕所。
  厕所里有一面大镜子,梁辰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头发,目光所及之处,脖子上一片红印子很刺眼。她今天戴的那款项链就是有这么一个毛病,每次摘下来都会弄得她脖子一片红。
  梁辰揉了揉脖子,走出厕所时,又遇到了陆景。
  阴魂不散。
  她挽起袖子,假装挠痒痒,想再次假装没看见陆景。
  可陆景这次却叫住了她,“学姐。”
  梁辰一怔,迟迟没有回头,怕陆景又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
  陆景又叫了声学姐,这次梁辰不得不回头面对他了。
  “有事吗?”梁辰端着假笑,问。
  陆景盯着她脖子,看了许久。
  梁辰心一下子就凉了,他别是想歪了吧?然后到时候再来一句“我思想单纯。”
  别吧,梁辰受不起三连吓了。
  最终,陆景只是指了指外面,说:“晚上温差大,很冷,多穿点。”
  梁辰长呼一口气,看来陆景还没坏到骨子里。
  她笑了笑,说:“谢谢哦。”
  陆景点点头,走了。
  梁辰慢他几步出去,碰到了埋头往厕所冲的周小欢,步子急得甚至没注意到过道上的梁辰。
  梁辰叫住她:“小欢!”
  周小欢一个急刹车,猛地回头,呆呆地看着梁辰:“您、您叫我?”
  梁辰说:“你不是叫做周小欢吗?”
  “啊对对对!”周小欢小鸡啄米一样点头,“您居然记得我的名字!”
  梁辰刚洗过手,拿了纸巾擦手,“你今天不是想要签名吗?你给我纸笔,我单独给你签。”
  “真、真的?”
  “快去拿吧。”
  “好!”
  周小欢一溜烟儿跑出去,一分钟后,拿了一支笔一个本子回来,小心谨慎地捧到梁辰面前,“谢谢学姐。”
  梁辰接过纸笔,低头签名的时候,余光瞟到周小欢,她夹着双腿,脚尖幅度极小地跺地,手指揪着衣服扣子,浑身极不自在。
  签名的空档,梁辰说:“人有三急,先去上厕所吧。”
  “啊……”周小欢脸一下子红了,羞得说不出话来。
  梁辰签完名,把本子还给她,“这次谢谢你了。”
  “什么?”周小欢懵了,“谢我什么?”
  “外面的横幅,谢谢你。”
  “这个啊……没什么的,我、我也没做什么。”
  “还客气呢,你们最近这么忙,你还特意做了这些,真的谢谢你。好了,快去上厕所吧。”
  周小欢把本子抱在胸口,看着梁辰的背影喃喃自语:“我、我真的没做什么啊……”
  这次校庆是南大盛事,全校上校忙得脚不沾地,周小欢昨晚打了报告后学校倒是同意了,但是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给她人力财力上的支持,所以算起来,她真的没做什么,也就是打了个报告而已啊。
  *
  回到后台,见自己的人已经收拾妥当,梁辰是一刻也不敢留了,拿起外套就溜。
  司机把车开到门口,梁辰只走了几步路就上了车,但一股股寒风还是刮得她双腿生疼。
  梁辰上车脱下外套,盖住双腿,说:“真冷啊。”
  司机早就把空调打开了,梁辰的身体几分钟后便回了暖,她哈口气暖手,望向窗外,看到一个陌生却又熟悉的身影。
  陌生,是因为车内因为几个人的呼吸给车窗镀了一层膜。
  熟悉,是因为这个身影已经在梁辰脑海里翻滚了一天一夜。
  她用手在车窗上抹开一团,看清了外面的景象。
  原来不止陆景一个人,他身边还站在一个女孩儿,就是今天和他一起献花的那个漂亮姑娘。
  那个女孩儿微微仰头,樱唇一张一合,笑盈盈地在说话。陆景微微低头,没开口,只是时不时点一下头。
  他们站在体育馆外的路灯下,昏黄的光影打在两人脸上,显得格外温柔。
  真好啊,郎貌女貌,岁月静好,有她这个老人家屁事啊。
  梁辰叹了口气,说:“走吧我们。”
  袁珂珂揪着个眉毛看她,“我说你这一天天的,一会儿出神一会儿叹气一会儿又一惊一乍的,得病了吗?”
  梁辰头靠在车窗上,哦了一声,没再说话。
  汽车朝着校门缓缓驶去,车内呼吸声细微起伏,如同流沙划过海浪,稍不注意,就又将梁辰抹开的玻璃模糊了去。
  她今天也是累了,不一会儿就闭了眼。
  车开得慢,但校庆当天人多,梁辰被一阵喇叭声吵醒,她睁开眼睛,看到模糊的车窗外霓虹彻亮,闪动的人影被光晕拉得千篇一律。黑暗之中,一个穿着深色外套的人站在路边,抬着头,盯着图书馆楼顶的灯光发呆,而身后就是南大最老的一个操场。
  梁辰第一眼看过去觉得熟悉,第二眼看过去,便确定了那是马山山。
  她立刻叫司机把车停到马山山身边,摇下车窗,说:“山山,你一个人吗?”
  马山山闻声低头,脸颊微红,眼睛里有雾气。
  梁辰看了看四周,说:“你喝酒了?”
  马山山没理她了,伸手把脖子上的围巾收紧,迈脚往身后操场中间走。南大是百年老校,这个操场又是最老的一个操场,台阶上长满了青苔,平时就没什么人来这儿。马山山步子迈得大,猜到台阶上的青苔,脚底一滑,电光火石之间,整个人摔了下去。
  车上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这时怎么回事,只听马山山闷哼一声,梁辰就打开车门跑了下去,紧接着司机和车上其他人才下车。
  幸好马山山穿得厚,裹得严严实实的,倒是没怎么摔伤,酒倒是醒了一半。
  大家把她扶上车,她没拒绝,只是上了车就不说话。
  车开出了南大校园,司机回头看了一眼梁辰,不知道该往哪里开。梁辰会意,问马山山:“你家住哪儿?我送你回家吧。”
  马山山说:“璧江天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