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良辰美景好时光 > 第十八枪

第十八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秋风乍起,南大的银杏叶缤纷落下,为绵长的大道铺了一层金黄的地毯。
  抱着书本的学生三两成群踩过落叶,发出沙沙细碎声音。
  梁辰的车从银杏大道缓缓开过,在缜密的黄金地毯上压出两条道。
  梁辰半摇下车窗,用食指抬起墨镜。
  南大的主干道上已经拉满了横幅与小旗帜,四处张贴着校庆海报,张灯结彩,看起来跟过年似的。还有不少穿着小红马甲的志愿者成群结队地站在路边,给归校的老校友引路。
  看到这些志愿者,梁辰联想到了自己的粉丝。
  她转头问袁珂珂:“安排下去了吧?千万别让粉丝来学校里搞应援。”
  袁珂珂三天前就跟梁辰粉丝后援会会长联系过了,保证不会出现大规模应援事件。
  “早就说好了,你看明天就校庆了,现在学校里也没有出现你的海报什么的,放心啦。”
  梁辰满意地点头,摇上车窗,一看司机要左拐,连忙说:“不用拐弯,直走,在前面小广场掉头就行,这里下去不方便掉头。”
  司机老刘按照梁辰指的路走,说:“毕业几年了,你还挺熟悉南大的路。”
  梁辰嗯了一声,摘了墨镜,递给袁珂珂收好,准备下车。
  彩排的地点就在南大体育馆,今天是校庆晚会最后一次彩排,音响灯光一应俱全,所有表演人员全部到位。梁辰的车停到体育馆后门的时候,已经能听到馆内的音乐声和导演拿着话题指挥的声音和嘈杂的音乐声。
  学校团委书记带着人在通道口迎接,梁辰下车问好,随着书记走进去,身旁跟着的学生志愿者们不能拿出手机来照片,个个激动得面红耳赤,按耐住心情,克制自己的行为,但狭窄的通道依然瞬间挤满了人。
  梁辰带来的人不多,都跟着团委进了后台。
  校庆晚会没有特别的化妆间,所有登台演员都挤在体育馆里挤着,穿着各式各样的舞台服装,花枝招展,看起来颇为热闹。
  梁辰进来后引起了不小轰动,但校方很快带她去了舞台背后临时搭建的休息室,几个舞台展板摆着,无意识隔绝了许多目光。
  学生到底不像追星族那么疯狂,她们最多就是远远站着拿着手机拍照,不敢挤进来。
  梁辰带来的人在和晚会导演交涉,她听了个大概,下意识地往人群看去。
  不知道陆景会不会在里面。
  前面围观的大多是今天要彩排的学生演员,都伸着脖子往里望。
  直接告诉梁辰,陆景不可能在这群人里面。
  其他就是志愿者和校学生会的工作人员,胸前都带着牌子。梁辰扫了一眼,个个儿都稚气未脱,站到她身边就是小弟弟小妹妹。
  依然是直觉告诉她,这群普普通通的人里,没有陆景。
  她的目光在体育馆里逡巡一圈,将一张张面孔都收入眼中,心里却蔓延出一种奇怪的感觉,冲刷着她这两天的期待。
  倒不是为别的,就是突然感觉,一路走来,南大里的学生都稚嫩得不行,有的还背着高中时代的书包。
  陆景不也是个学生吗?
  或许,站到她面前,头发茂盛凌乱,额角或许有青春痘,运动衫拉链拉了一半,露出半新不旧的毛衣领子,说不定开口就是一句“学姐”。
  她在对一个半大不小的学生肖想什么呢?
  有病。
  梁辰露出自嘲一笑,收紧领口的拉链,双手插进衣服包里,仔细听着导演的安排。可再怎么强迫自己,还是控制不住往大门瞟去的余光。
  她不停地告诉自己,没有别的想法,就是想看看陆景长什么样子而已。
  突然,包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是妈妈打来的。
  梁辰给袁珂珂和导演打了个手势,走到体育馆角落里接电话。
  梁辰抽了抽鼻子,说:“妈,怎么了?”
  妈妈那带着南方口音的声音传进耳朵:“辰辰,你爸现在气得一个人喝闷酒呢?”
  现在还不到晚饭时间,爸爸一个人喝闷酒,看来是真生气了。
  梁辰心里有底,知道自己老爸在气什么,她说:“不是让你管着点儿他,让他没事儿少上网吗?”
  “这哪儿是我管的到的呀?而且我也气,你说现在这些年轻人怎么这样呀?隔着一根网线就不懂尊重人了吗?我看老师都白教他们读书了!”
  妈妈的声音里已经带了怒气,还附带着手拍桌子的声音。
  哪个父母看到自己女儿的私生活被网络大肆调侃能不生气?梁辰爸爸一个人喝闷酒已经算有教养了,不过真让他撸袖子就是干他也找不到人。毕竟隔着一条网线,谁知道对方是人是狗。
  梁辰还得装作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说:“哎妈你劝劝爸爸别生气了,这些网友就是成天无聊没事儿干,过几天就歇下去了。”
  梁辰没想到自己这一副满不在乎的语气反而更加激怒了妈妈,电话里的声音一下子尖锐起来,“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呢?这种事情拿给人家开玩笑,这能姑息吗?你怎么就不采取点行动呢?好歹是个大明星了,这点事儿都摆平不了?”
  梁辰无奈苦笑,就因为是大明星,面对这种事情反而更束手无策。
  有的明星被谣言黑了一辈子尚且无法翻身,她这点儿事,又能找谁说去呢?
  “妈,你以为我乐意啊?这嘴长人家身上,网线也在别人家里,人家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我管得着吗?就算我管的着,难不成还找律师一个个告他们去啊?您别说,就这么多生产段子的人,我一个个告过去能把我告破产。”
  “你、你、这……”妈妈无话可说,噎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这段谈话只能悻悻结束。
  梁辰挂了电话,注意力回到自己身上,感觉身后有一道目光。
  她转身,看到一个女孩儿怯生生地看着自己,手里捧着一个保温杯。
  原来她站在茶水间门口挡住人家的路了。
  那女孩儿嘴唇蠕动两下,纠结着称呼。
  她当然认得这是梁辰,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学姐?会不会觉得她套近乎啊?梁小姐?刚满二十岁的小姑娘还无法适应这么社会化的称呼。
  正当她脑子里翻来覆去搜索称呼词时,梁辰看了一眼她胸前的牌子。
  周小欢,团委副书记。
  梁辰一下明了,这就是现在学生里里面权利最大的官儿了,但这姑娘的模样却出乎她想象。她上大学时见到的团委副书记个个老成得不得了,年纪不大,官架子倒是挺大,而这个姑娘人如其名,清爽利落,还带着几分羞涩,特别是一双大眼睛极其招人喜欢。
  “不好意思——”
  两人一口同时说了这四个字。
  周小欢又愣住了,脸颊一下子憋得通红。
  梁辰笑了出来,说:“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我挡着你路了。”
  周小欢立马一个九十度鞠躬,马尾辫从后脑勺甩到了前额,然后又随着她直起腰杆的动作在空中划了一道圆弧,回到原点,“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听你打电话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