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良辰美景好时光 > 第十六枪

第十六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晚上十一点,梁辰双眼实在睁不开了,才下了游戏,跟陆景说去睡觉了。
  陆景只回了一个“嗯”。
  梁辰看了两眼跟他的聊天界面,然后关掉屏幕。
  片刻,又打开。
  然后再关上。
  她总觉得今天的陆景怪怪的,连续几把魂不守舍,开舱门后满地图乱飞,捡装备速度极慢,其中三把落地成盒,其余几把都没吃到鸡,甚至连决赛圈都没进入,跟他说话他回答也很慢,还总是嗯嗯啊啊都敷衍回答。
  该不是有什么事吧?
  梁辰揉着脑门儿往浴室走去,打开水龙头,哗哗的水声冲刷着脑子里的杂音。
  她对着镜子发了会儿呆,当雾气蕴得镜子看不清人脸时,她才回过神来。
  关掉水龙头,再次走到床边。
  「橙子」:你今天怎么魂不守舍的,出什么事了吗?
  等了几分钟,那边也没回复。
  梁辰躺上床,终是没能抵抗住满身倦意,沉沉睡了过去。
  *
  从结束游戏到现在,陆景已经发了十几分钟呆。
  身旁的何叶早就没玩游戏了,带着耳机看综艺,时不时捧腹大笑,根本没注意陆景的异样。
  陆景目光从电脑屏幕上慢慢挪像何叶的电脑,屏幕里那个女人胖乎乎的,表情凝重地对着镜头里另外一个男人说:“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请你认真回答我!如果你遇到一个不要房子,不要车子,不要存款不要钻戒,不要你请她看电影吃饭,不要你给她买东西,不会骚扰你,只想在你累时陪你说说话,给你按按肩膀,让你身心放松,这样一个好姑娘,每次给她两百块过分吗?!啊?!过分吗?!”
  何叶顿时笑得抽搐,摇头晃脑之间,看到陆景盯着他的屏幕看。
  “咋的,自己没电脑啊?”何叶说,“你用你自己电脑看呗,别挤我。”
  陆景指着屏幕里那个女人,说:“她是马山山吗?”
  “对啊!”何叶说,“这马山山太搞笑了,要是瘦点儿不知道该多可爱!”
  陆景愣了愣,手指慢慢覆上鼠标,打开百度网页,在搜索栏里输入马山山。
  词条显示:马山山,国内著名喜剧演员,1992年4月12日出生于中国山东烟台,毕业于南科大学音乐学院,2014年加入中希影视公司……
  陆景一行行看下去,在中间的个人经历中,赫然一句:大学时期和著名歌手梁辰是室友。
  陆景盯着这句话,看了半天。
  要是在她第一次提到马山山的时候就去百度一下……
  陆景喉结上下滚动,干涸的喉咙火烧火燎的。
  他拿出手机,滑到和梁辰的聊天窗口,一直往上翻,手指滑了许久才滑到两人之间的第一条消息。
  “你好,我是芋头的朋友,麻烦您有空的时候带一带我。”
  从那一天的对话开始,陆景一条条地往下看,越看越心惊。
  他妈的我到底都说了啥啊!
  这他妈可是梁辰啊!
  还有没有救了啊!
  形象啊!
  陆景放下手机,瘫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脑子里一团浆糊。
  许久,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立马坐起来,“叶子,校庆是哪天来着?”
  “下周三。”
  “对,我没记错,那跟齐琪一起去献花的人是谁?”
  何叶津津有味地看着综艺,漫不经心地说:“你不是拒绝了吗?”
  陆景说,“我在问你后来定的谁。”
  “顾飞鸣。”
  “操。”
  何叶忽然愣住,缓缓摘下耳机,看向陆景。
  同窗三年了,在何叶眼里,连打游戏被坑都坚持不爆粗的陆景,刚刚爆了个粗。
  “咋啦你?”
  陆景低垂着眼睛,没说话。
  何叶想到他刚刚问的齐琪,又想到顾飞鸣,顿时心中明了。
  齐琪喜欢陆景,这是个不是秘密的秘密。顾飞鸣喜欢齐琪,更是全校皆知。这段缠绵的三角恋持续了三年了,陆景和顾飞鸣也就熟了起来。
  可以说顾飞鸣也许不知道自己室友期末考了多少分,但他一定知道陆景考了多少。他也许不知道自己好兄弟运动会报名了什么项目,但他一定知道陆景参加了什么。
  要不是有齐琪这个第三者在中间尬着,大家几乎要以为顾飞鸣喜欢的是陆景本人了。
  何叶眼珠子一转,抿着笑,说:“咋的,后悔了?”
  陆景嗯了一声,“后悔了。”
  何叶双眼一亮,瞳孔里放光。
  不得了了不得了了,万年光棍终于开窍了!
  要破处了要破处了!
  然而,何叶心里想的即将拿下陆景一血的人和他自个儿心里想的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陆景现在心里只有一千个一万个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因为钟圆媛的一句话就拒绝了这个机会,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这点儿事儿算什么啊喂!
  *
  第二天下午,陆景和何叶结束广州行程回了帝都。
  一下飞机何叶就急着网上约车,陆景站在他旁边,说:“订两个座位。”
  何叶问:“你也回学校?”
  陆景点了点头。
  何叶低着头订车,说:“你不回家啊?今天周末。”
  “回学校有点事儿。”
  何叶斜睨着陆景,露出了饱含深意的笑,“什么事儿呀~”
  陆景迎风站着,把鸭舌帽接下来薅了两把头发再盖上去,张嘴一哈气,眼前起了一阵白雾。
  “你知道顾飞鸣住哪个寝室吗?”
  何叶紧紧盯着陆景的表情变化,说:“我知道啊,你找他啊?”
  “嗯。”
  “找他什么事?”
  “你别管。”
  “那我不告诉你。”
  “……我找他商量点儿事。”
  “什么事?”
  “怎么谋杀室友。”
  “…………”
  何叶一双眼睛耷拉着,说:“就咱们对面那栋楼的501。”
  陆景嗯了一声。
  何叶又偷偷看他表情,这小子今天在飞机上一分钟都没有合眼,一会儿盯着小桌板发呆,一会儿又望着窗外傻愣,指定有事儿。
  至于是什么事儿,何叶心里已经有了个大概。
  他趁着陆景不注意,悄悄给周舟和刘二发消息。
  “卧槽……我跟你们说,陆景这小子终于开窍了,要去追求我们齐院花了!”
  对面马上回:“真的假的?!”
  何叶忍住笑,用颤抖的双手打字:“就凭我单身二十年对奸情的敏锐差距力,这小子绝对是发情了我跟你们说,他今天问我顾飞鸣住哪儿,要去找他商量校庆献花的事,他说他后悔了,你们说接下来会怎么发展?”
  “卧槽!!!”
  *
  回到学校后,陆景三两下把行李放下就准备出门。
  何叶站在自己桌子旁边,说:“去找顾飞鸣啊?”
  陆景没理他。
  何叶又说:“你说话注意点儿,可别刺激到人家了。”
  陆景突然回头,问:“怎么注意?”
  “嗨呀!比如你别直接说出你的意图对吧?”何叶恨铁不成钢地说,“我想想……唉你这是要去抢人家到嘴的肥肉,怎么说都不合适啊……太小人了,要不你去找钟圆媛呗,她是管这个的,她来出面比你好使。”
  陆景:“这样不是更小人吗?”
  何叶:“那你去吧,要是打起来了,我可不会拉架的啊。”
  陆景呵了一声,扬长而去。
  他走出寝室楼,穿过一条绿荫小道,站到了顾飞鸣的寝室楼下。
  有人正从寝室出来,碰到陆景,便问:“学长,找人吗?”
  陆景说:“你认识顾飞鸣吗?”
  那学弟眼露精光,抿嘴点头。
  陆景又说:“你能不能帮我叫他出来一下,我找他有事。”
  那学弟点头如捣蒜,转身飞奔下楼。
  论八卦的好奇心,男人一点儿不输女人。鬼知道小学弟在上楼通知顾飞鸣的同时还通知了多少人,反正当顾飞鸣下楼时,楼上起码有七八个寝室的人把头伸出来看楼下,一眼望去,仿佛笼子里的鸭子等着喂食。
  陆景看着这一幕,深呼了一口气,说:“我们换个地方说吧。”
  顾飞鸣特意换了一身新衣服下来,临时还用发蜡抓了两把头发,自觉不输陆景,“有什么话不能在这儿说?”
  顾飞鸣双手插兜,满目倨傲。
  “行。”陆景说,“那我直说了,这次校庆晚会,学生会原本安排了我去给梁辰献花,我因为个人原因拒绝了,但是我现在后悔了,所以想跟你商量商量。”
  “门儿都没有!”顾飞鸣说,“你以为你谁啊,不想去就不想去,现在后悔了我就得退出是吧?”
  陆景早料到他会这么说,“我当然没那么霸道,所以这不是来找你商量了嘛。”
  “那不行。”顾飞鸣说,“这事儿你得跟我女朋友商量。”
  陆景一愣,“你不是没女朋友吗?”
  “对啊!所以没得商量!”
  陆景:“……”
  “有话好好说。”陆景说,“我又不是为了跟齐琪一起,我只是想去给梁辰献花。”
  顾飞鸣不相信,“真的假的?”
  陆景说:“我要是冲着齐琪去的现在还会站在这儿跟你说话?”
  顾飞鸣:“……”
  mmp。
  “那好。”顾飞鸣说,“那你得帮我办一件事儿。”
  陆景挑了挑眉,说:“你说。”
  “听说你游戏玩儿得很好,那个、那个……齐琪最近好像喜欢上绝地求生了,我昨天答应她带她玩游戏,但是我今天把手伤着了,哎哟痛死了,你要不帮我带她玩儿?”
  陆景目光朝下,扫到顾飞鸣那两只完好无损的手。
  “好。”
  *
  同样是今天的飞机回帝都,梁辰早上六点就被袁珂珂和肖雨叫醒,说是要给她化妆。
  飞机是九点半的,梁辰想着还能再睡会儿,于是嚷嚷着要继续睡会儿。
  袁珂珂双手叉腰,柳眉倒竖,“万一又遇到孟蓝之了怎么办?你还想再上一次头条?”
  梁辰立刻诈尸般坐了起来。
  “给我化全妆!”
  即便胸有壮志,化妆的时候,梁辰还是几乎没能睁着眼睛。
  一个小时过去,所有人算是收拾妥当,一行人才往机场赶去。
  路上堵车耽误了些时间,她们值了机过了安检就直奔登机口,赶在起飞前二十五分钟登上了飞机。
  一上飞机,刘以晴就打开一叠文件看,袁珂珂和肖雨则是忙碌地整理东西。
  梁辰往周围看了一圈儿,没发现孟蓝之的身影。
  唉,妆白化了。
  两分钟后,没等来孟蓝之,倒是等到了另一个熟悉的身影。
  马山山身后跟着两三个人,簇拥着她上飞机。身后的助理们气喘吁吁的,显然是一路飞奔过来的,但是马山山却慢吞吞地走着,身上的黑色风衣收紧了腰带,束得她腰身臃肿,一头长发懒散地披着,随着静电四处飞舞,越发显得她有气无力。
  “山……”梁辰开口叫她,一看到她那空洞的眼神,最后一个音陡然缩回了嗓子里,变成一声呢喃。
  马山山听到了,她低头看见梁辰,说:“巧啊。”
  “巧啊。”梁辰再没有刚才那股打招呼的劲儿,小声说,“回家啊?”
  马山山嗯了一声,坐下来,调整好椅背,盖上毛毯,助理给她递上眼罩,她拿在手上,撑开带子,刚挂上一只耳朵,突然想起了什么扭头对后面对梁辰说:“我休息一会儿。”
  梁辰连忙点头,“你休息吧。”
  说完,马山山挂上另外一边,黑色的眼罩遮住她小半张脸,歪头睡了过去。
  她的助理往后面去,经过梁辰的时候投来了道歉的眼神。
  梁辰点点头,几个助理便走了。
  梁辰扭头,问刘以晴:“晴姐,你说抑郁症,能治愈吗?”
  刘以晴下意识地往马山山那边看了一眼,摇头叹息道:“入错了行。”
  梁辰不解道:“什么?”
  刘以晴合上杂志,头往梁辰耳边偏,低声说:“我看到过一个段子,有一个人去找心理医生,说自己得了严重得抑郁症,该怎么办,医生说,我们城里有一个最棒的小丑,他一定能逗你开心。那个病人说,‘可是医生,我就是那个小丑啊’。听过这个故事吗?”
  梁辰自然听过,只是她从来不会把马山山往这个故事的原型里套。她自大二开始,为了方便工作以及不影响学校秩序就搬出了学校寝室,和室友们的交集仅在课堂上。
  后来大四,马山山出了那事儿,她也仅仅只能做一些口头上的安慰。
  飞机开始助跑,轻微抖了一下,梁辰扶着扶手,去看马山山。她依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动不动。
  直到飞机进入平流层开始稳定飞行,她才取下眼罩,看着窗外。
  梁辰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出去,窗外是一团又一团的云层,一望无际,空泛无趣。
  然后这一次飞行,因为马山山就在附近,梁辰感觉周遭尽然有一个难以言喻的低气压,让她心情莫名地低沉。
  一个优秀的喜剧演员在舞台之下,镜头之外,竟是这样一种气场,十分可怕。
  三个小时后,飞机降落,梁辰被刘以晴叫醒,朦朦胧胧之间,看到马山山带着人收拾东西准备下飞机。
  梁辰闭着眼,假装没有彻底醒过来。
  马山山下飞机前往她这里看了一眼,见她闭着眼,就转头走了。
  这时梁辰才起身,和刘以晴一起下飞机。
  老刘早就在机场停车场等着了,接到梁辰后便净值往她家里开去。
  梁辰在路上收到了来自陆景的一条消息。
  「大神」:回家了吗?
  「橙子」:回了。
  两分钟后。
  「大神」:你在干嘛呢?
  「橙子」:回家的路上。
  「大神」:工作结束了?
  「橙子」:嗯,可以好好休息两天,晚上……嘻嘻。
  「大神」:早点儿,八点之后我有事。
  「橙子」:好。
  中午,梁辰下了飞机,忙到下午五六点,晚饭都没来得及吃就急着往家赶。
  一回家就打开电脑,把跟着她回来的袁珂珂和肖雨当成了空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