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校花的保镖男友 > 第163章 黄河

第163章 黄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嗯~玉已经给她戴上了,不过,龙槐玉纯阳太重,和她有些抵触。”刘枫说道。
  
      “抵触很正常,千年产出一宝玉,纯阳之气自然相当的纯净丰富,毒门那小丫头又是毒体,任何人都无法接触他,属阴,龙槐玉虽然能遏制她的毒,但是却会损伤她的身体,用清晨露水浸润龙槐玉就可以了,难道你没和她说吗”
  
      “这我当然说了。”
  
      “嗯,那就好,我猜,过几天,陈家的人一定会来找你的。”玉金匠说道。
  
      “嗯~我也觉得,只是凶与吉老头你觉得是哪一边的”刘枫问道。
  
      “哈哈哈~对你来说,或者就是吉了~八成是吉!”玉金匠胸有成竹的说道,似乎结局自己早已猜到了。
  
      刘枫“……”
  
      玉金匠分析道“陈言虽然是毒门子弟,但是却不想参与毒门的事情,经常与自己的家族争执,陈言八成已经知道你血脉的秘密,但是却没有告诉陈家。”
  
      “你怎么就知道他没有告密的”刘枫问道。
  
      “陈家要是知道了,你小命早就没了,哪怕是我南门玉金匠也保不住你,这帮乱臣贼子,连国家大将都能毒倒,何况是你这个不成型的小子呢”
  
      刘枫“……”
  
      “所以说,现在还是要尽快提升你的实力才行,一切都要看你吃下精元丹的时刻了,到时候《冥龙决》才会顺利开启。”
  
      刘枫点了点头,其实这几天冥龙决确实有了变化,自百草奇珍出现了药祖之墓的图纸之后,消失的冥龙决又再次出现在刘枫的神识之中。
  
      不过依旧是被数到铁链捆绑,烈火灼烧。
  
      “黄鼠明天才会回来吗”刘枫问道。
  
      “嗯,明天自会来的,这老东西还要准备一些东西。”玉金匠说道。
  
      ‘好好意思叫别人老东西,自己老的都快像墙皮似的了。’刘枫心里说道。
  
      ……
  
      刘枫回到家,刚进门。
  
      “嗡~嗡~”刘枫接起diànhuà。
  
      “为什么不来上学”是慕小雪,隔着diànhuà刘枫都能感受到慕小雪那冰冷的气场。
  
      “额……我最近有事,可能过一段时间才去上学。”刘枫说道。
  
      “哦~再过几个星期奥数比赛就要开始了,你可不要迟到。”说完,便挂掉了diànhuà。
  
      “呼~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吓我一跳~”
  
      奥数比赛,刘枫是一定会参加的,而且一定要夺得冠军。
  
      刘枫躺在床上,想象着自己吞下精元丹之后的自己。
  
      不知怎么的,刘枫看向了放在角落里的愺炉,好长时间没有管这宝物,没想到一点灰尘都没有,一尘不染。
  
      再看看一整橱柜的名贵药材,刘枫不禁感叹自己的能力,有这么好的东西都炼制不出一颗十品的丹药,刘枫也是服了自己了。
  
      ……
  
      一天后。
  
      今天,便是刘枫与黄鼠探墓的时刻了。
  
      刘枫早早的就赶到了花居园。
  
      “小子,你这么早来这儿干什么”玉金匠不满的问道。
  
      “嗯今天不是我和黄鼠去药祖的墓吗”刘枫问道。
  
      “的确是今天,但是也没说是现在啊!你见那个人大清早的盗墓啊”玉金匠气到。
  
      “盗墓什么叫盗墓啊怎么这么难听啊~药祖给我留的东西,我去取也是盗墓吗”
  
      “我们又不是国家文物局的,私自挖掘古墓当然是盗墓啦!这你不懂吗”
  
      刘枫“……”
  
      “再等等,晚上才是绝佳的动手时机,车票已经给你们买好了,中午出发,下午到达目的地,药祖的墓刚好在黄河壶口瀑布后,那又是风景区,很难闯入的,只能晚上再动手。”玉金匠说道。
  
      刘枫扶额“忘了是在黄河底了~”
  
      ……
  
      “那小子来了呢”黄鼠问道。
  
      “那小子早就来了,大清早就跑到我这儿来了。”玉金匠指着正在睡觉的刘枫说道。
  
      黄鼠拿出了自己的旱烟,深深的抽了一口“嗯,这次去药祖的墓,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就怕这小子能活着出来,我却要命丧在黄河底啊~”黄鼠说道。
  
      玉金匠沉吟了一会儿“嗯~毕竟没有人比你更合适去的啦。”
  
      黄鼠老头,大口的抽着手中的旱烟,其实每一口都是在尽力的麻痹怕死的神经。
  
      “呼~~嗯~的确是没有比我更合适的了,为这小子牺牲也挺值的,就怕我自己搭上这条老命,这小子还拿不到精元丹啊~在药祖墓里死掉,怕是脸骨头渣也留不下……”黄鼠抽掉了最后一口旱烟。
  
      “不应该想你自己出不来,应该想想活着出来,你盗了一辈子的墓,该积积阴德了。”玉金匠说道。
  
      黄鼠站了起来“嗯!tm的!死也值了。”
  
      “嗯,叫他起来吧。”玉金匠将刘枫叫了起来。
  
      黄鼠背上了自己的书包“小子!走吧,出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