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开局赠送天生神力 > 第二百零六章 本是人间仓促客

第二百零六章 本是人间仓促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后生,你要走了吗?”
  
  庆丰城,丰回街,一处小院。
  
  孙合看着院中整理衣衫的男子,又看了看外面的天。
  
  此时有些阴沉,自桑原山,有大片形如旗状的云卷,往庆丰城移动。
  
  这阵势,怕是要下场大雪,心底有些担忧。
  
  鱼玄机好像知道老人心中所想,轻拂额间的墨发,手掌于眉间朝桑原山远眺:
  
  “对呀,要走了!来这么久,也该走了。”
  
  听得出他心情有些愉悦。
  
  “嗯?”老人微微一怔,也笑了笑,“你事情办好了吗?”
  
  他有些疑惑,这段时日,男子可没有再经常出去,常常自早便搬出一把椅子,坐在庭院,一坐便是一天。
  
  只有傍晚时,吃过晚饭,才悠悠地到周遭转上一圈。
  
  全然没有了先前的急迫。
  
  “办好了,这段时日,却是多亏老丈照顾了。”鱼玄机轻轻笑道,负手看着院落之外。
  
  最近,周遭很是安静,没有了喧哗与嘈杂。
  
  “没事,其实也没帮多少忙,何况你还教了扶娃子识字呢,”老人连忙摆手,随后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事情办完了就好,受人之托是这样,不答应也就罢了,答应了没办好,心里总跟压了块石头一样,过得不安生。”
  
  他感慨道。
  
  忽然间,老人一愣,好似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之物,蹒跚着上前,引得鱼玄机有些不知所措。
  
  “你这,早生华发,不行的啊,”他指了指身前男子耳间一撮白发,叹了一声气,“我就说虽然是年轻人,有资粮,但经不起挥霍,
  
  天冷加衣,月起早睡,日升晨起,锻炼手脚方是正道,才能做到身体康健,年老不吃亏,你们这些年轻人啊。”
  
  老人语速极快,说罢便摇了摇头,便瘸拐着往屋里走去。
  
  不多时,便拿了件厚厚的纸衣出来。
  
  “这是我那儿子年轻时穿的,搬家时没带走,你正好穿上。”
  
  不等鱼玄机说话,便替他披在了肩上。
  
  鱼玄机犹豫了下,没有拒绝,点点头,往门外走去。
  
  这时看见孙扶伸着个脑袋出来看,他笑了笑,挥了挥手,走出门外。
  
  “老头子,你应该托鱼先生把扶娃子带走的,他肯定不是普通人....”
  
  妇人看着门轻轻掩上,手轻轻按在孙扶脑袋上,有些后悔道。
  
  老人没有立即说话,只是看了看抱着根腊肉排啃的孙扶。
  
  孙扶好像也感受到了老人的视线,满嘴油渍的嘴笑了笑,将手里的腊排往前一送,好像在献宝,而看见老人摇了摇头后,又欢喜的啃了起来。
  
  “扶娃子命不硬,好好有点田种就好,我们的责任在于将其好好养大。”老人闷闷地说道。
  
  说罢,他又有些后悔,慢慢蹲下身子,将眼前的孩子脑袋摆正,“孩子,你想..念书吗?”
  
  孙扶一愣,“读书也好玩,但我更想吃肉...”
  
  说罢便有些不好意思,连忙低下头。
  
  老人却是笑了笑,左手扶着身旁的老妇,右手轻按小孩头,三人一齐往屋里走去。
  
  .
  
  院外,一个身披破旧纸衣的男子站在门口,同样一笑,摇了摇头,背着手往桑原山方向走去。
  
  本是人间仓促客,做客红尘蹉跎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也有自己的追求,贵贱自知,只要内心通达便好。
  
  此时雪忽然变大,成鹅毛状落下。
  
  男子按了按身上的纸衣,免得风漏进衣服,抬头看了看天,也无烦恼,只是步子加快,
  
  常言道雪落静养万物生,等来年拥春意满怀。
  
  是好事。
  
  .............
  
  另一边,桑原山。
  
  原本理应嘈杂的山林变得寂静无比,鸟雀虫豸似乎也要冬眠,不敢出一点声响。
  
  哗啦。
  
  仔细听,四周更是只有碎雪飘落于地的声音。
  
  快,太快了....
  
  拳杀银鞭仙子,棒压铁索横江,人称猛猿猴棍的古重文,就这么..死了?
  
  在场众人心底纷纷惊骇莫名,目露震撼,面如土色,恐惧直接涌上心头。
  
  没有对比就没有差距。
  
  倘若没有地上半边身体塌陷,早已尸体冰冷的杨广英,没有气息衰弱,至今秘术过后还未恢复的顾得山,兴许只会觉得林君末此人了得。
  
  如今却是....
  
  众人看着场中之人,既是隔了十数米,依旧头皮发麻,凉意彻骨。
  
  四米多高的巨人,赤色龙鳞攀附在如山峦般起伏的肌肉上,再加上周身环绕的白雾以及雷电,结合不夹杂任何感情的金色眼眸,
  
  此时的林君末,不,此时的毒霸王,既像淮泰山脉深处中的恐怖兽主,又似当头而坐的人间太岁,不喜则怒,行则招祸。
  
  好像真变成了彻头彻尾,极度危险的怪物?!
  
  此时,也有人见着林末眼神愈加之冰冷,意识到了不对劲,可方想有所动作,却忽然发现体内气血流转速度直接下降了几个度。
  
  他们这是..中毒了?何时的事情!
  
  “我劝各位暂时不要有动作,否则很可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就在这时,林末看到众人的动作,顿时轻声说道。
  
  说话间,猛然一踏地,几颗碎石子便弹起,一脚踢出。
  
  嘭!
  
  巨大的力量下,石子化作一个黑影,如子弹般激射。
  
  啊!
  
  外围,一个刚准备逃跑的散修联盟中人,顿时惨叫一声,右腿炸出一团血雾,隐约可以看见森白的腿骨,直接栽倒在地。
  
  一下子便使得所有人不敢有丝毫轻举妄动。
  
  林末眼神平静,杀鸡儆猴在此时出奇的好用。
  
  他迈步朝许氏众人走去,行走间雷电激荡,白雾缭绕,直到两三步后才消散。
  
  这时,林末已经恢复了正常状态,两米多的身高,甚至于将裤子都穿好了,身上随意披了件黑羽大氅。
  
  “这些人如何处理?”他看向同样有些愣神的顾得山一众人问道。
  
  微末之时,许氏客观来讲,确实给予了林末不小的帮助,再加上许成元,李元则等人还在许氏,因此,条件允许时,他也乐意施以些微不足道的援手。
  
  而看着有些以前意气风发,如今却有些讷讷不敢言的众人,林末却是一笑:
  
  “孙头,以前那般豪爽,才过多久,怎么憋屈得跟个娘们一样?”
  
  孙行烈此时一愣,看着负手而立,面带笑意的林末,少许过后,扶了扶头顶的发箍,也是哈哈大笑,“臭小子!”
  
  说罢便将黑棍倒负在身后,搓了搓手,看了眼毡帽老者等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