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辞天骄 > 第四十二章 我怀疑你在搞事情

第四十二章 我怀疑你在搞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铁慈在屋中听见了外头的人声,心头一紧。
  李县丞这是大搜全城吗?闹这么大动静?这么快就搜到扶春楼来了?
  原以为这么吵扰,飞羽一定会很快进来,带她去躲避,然而飞羽却没有出现。
  铁慈皱起眉。
  是出事了吗?
  她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药,效果很好,但是可能有麻药成分,身体麻木不能动。
  一只手有伤,现在只剩下右手可以动。
  她伸手摸索,在被子下果然摸到一点凸起,狠狠一按。
  床板翻转,她在翻转的那一刻抓住床边,没让自己跌下去。
  她现在的伤势,跌下去伤口崩裂就完了。
  现在她已经转到床的背面,底下一片漆黑,她鼻端嗅见泥土的腥味,还有种隐约熟悉的味道。
  随即她又感觉到了一点微风,这让她有点诧异。
  青楼经常会遇见大房来抓人,为了让嫖客们嫖得安心,没有后顾之忧,很多青楼姐儿们的房间都有暗道,最方便的自然就在床下。
  铁慈虽然久居深宫,但身边有个万事通的赤雪,自然清楚这些。
  只是这种暗道,一般都只是挖个能藏身的地方就行,身下的这个,却好像空间不小,还通风。通风就应该有出口。
  这念头一闪而过,铁慈没有多想,她闭上眼睛,默念口诀。
  师傅当年曾为她打通奇经八脉,助她修炼真气,但是当时为了争皇太女位,进行得比较仓促,事后师傅说当时她经脉贸然承受巨力,留下了隐患,但是不能确定这隐患到底多大,将来会造成什么后果。师傅因此教了她一套逆行真气修炼法门,让她在经脉出现严重淤塞并无法解决的时候,再修炼这道法门,尝试冲开被堵塞的穴道。
  师傅当初给她法门的时候,再三嘱咐,若非生死之境,情况严峻,绝无一线希望,决不可修炼。因为这法门师傅也没修炼过,不知后果,一旦出现什么问题,师傅也无法破解。
  按说此刻未必到了山穷水尽之时,铁慈却是个大胆的,她不喜欢眼下这种全身失控的感觉,自幼的境遇,让她最憎恨“不自由”,无论是精神,生活,还是身体。
  外头隐约有了动静,有人破门而入。
  铁慈倒行真力,她苦修多年的雄浑真气,沿着一道未曾开拓过的细细经脉,倒冲那处大穴。
  便如巨龙挤入细细软管,带来的撕裂般的剧痛常人难以忍受,像千万把鱼鳞刀,在经脉里不断狠狠抠挖,仿若凌迟,所经之处血肉模糊,再被真力强力修补,经脉不断绽裂再不断合拢,留下无数肉眼难见的鱼鳞痕。
  这不热的天气,铁慈额头上的汗哗啦啦地冒出来,再噼里啪啦滴落在泥地上。
  铁慈甚至不敢颤抖,怕床板发出声音,她的手指狠狠抠进坚实的木料之中,指尖迸血,再将那一片木料都染红。
  外头的动静越来越响,冲进来的人在搜查。脚步声已经近了床边。
  铁慈闭着眼睛,全身忽然猛然一抖,体内那处轰然一声,巨浪翻卷,冲堤而过,再倒涌而回,化为无数细流,温柔地抚过伤痕累累的河床。
  铁慈睁开眼。
  黑暗中隐约细微金光闪过。
  这一霎,她眼前忽然出现虚影,像是个手掌的影子,然后消失不见。
  她一怔。
  黑暗中怎么能看见这个?这手掌影子又是哪里来的?
  忽然头顶响起砰砰的声音,像是有人在拍床板,在试探床板下有无机关。
  铁慈浑身一紧。
  对方很有经验。
  那人一拍之后,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又拍了两下。
  随即他站起身,对身后人点点头,示意底下是空间。
  身后人又对外面看,飞羽站在门外,露半边脸,做了个眼色。
  她神情似笑非笑。
  还不知道青楼有这种机关,倒是这位,竟然对青楼花招这么熟悉。
  盛都年少多风流呐。
  刚才找不到人,她还愣了半天,实在想不出金疮药里掺了麻药,这位还能去哪里。
  那敲出底下机关的人,为了确认人到底在哪,半跪在床边,脸贴上床面去听。
  飞羽脸色一变,正想要喝止,随即想起自己不宜发声,万一被底下的人听见,抬脚便踢出一块石子。
  但已经迟了。
  那人的脸刚刚靠上床面。
  “咔嚓”一声穿透声响,木屑和布丝飞溅,一只白生生的拳头,忽然极其悍烈地穿透了厚实的床板、床板上的三层被褥,猛地出现在那人脑袋边,手掌瞬间化拳为掌,一把扼住了那人咽喉!
  下一瞬砰地一声巨响,床板被顶飞半边,厚厚的木板啪地一下,正砸在跟着往床边来的两人身上。那两人惊呼一声,满头的血哗啦啦流下来。
  一条人影从床板之下冒出来,坐在另半边床板之上,手依旧紧紧扼住先前那人咽喉,将他拖起挡在自己面前,笑道:“站住。”
  其余人刚刚冲过来,被这突然又猛烈的变故,惊得一个踉跄,定住了。
  坐在床边的自然是铁慈,冲开穴道的同时也勉强能动了。那只唯一没受伤的手紧紧扣住对方咽喉,这世上想必没几个人能掰得开。
  她直挺挺地坐着,人僵硬,出手凶狠,语气却是轻快含笑的,“你们不是县衙的人,说吧,谁派你们来的。”
  几人面面相觑,没想到她一照面就看出了他们假冒衙役。
  “滋阳官差如果有你们的本事,也不会连一个杀人案都破不了了。”铁慈手指卡在俘虏脖子上弹一弹,弹一道那人便抽搐一下,“我知道他们的尿性。要么就知道青楼有地道直奔床下,不会四处翻找;要么不知道,也不会想得到去敲床板。”她眯了眯眼,“你们应该来自一个比较秘密的组织,这个组织想必行事很是严谨。你们走路轻悄,鞋底很软,站下的时候每个人都会自动寻找最合适的位置,形成互为犄角互相掩护的态势。说明你们训练有素经常对敌……你们组织的风格也想必很阴狠,因为你们的软底靴子中间有硬物,我猜那是薄刃。”
  她每说一句,周围那些男子脸色便绷紧一分。
  “以上都是废话。我瞎编的。”铁慈忽然一笑,“其实就一个破绽,你们都戴了面具,衙役需要这样么?”
  那些人一怔,都觉得脑子跟不上面前这位。她那些话并不是瞎编,而戴面具这件事也并不是一眼就能发现的事,他们的面具都是特制,非常精巧,以假乱真。
  半晌,一人冷声道:“你挟持我们兄弟,欲待何为?”
  “这话该我问你们才是。”铁慈观察着这些人的眼神,“我感觉你们并没有想杀我,那么你们就应该不是李尧那边的人,你们围而不杀,倒像对我本人更感兴趣一些。但这时候出现在滋阳的组织……我很难相信你们和李尧那边的事一点关系都没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